烽烟博客
请移步后台主题配置页添加网站简介
文章70 浏览2840

中信国安和盟固利说“再见”

中信国安和盟固利说“再见”

7月28日,中信国安宣布拟将所持荣升梦古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荣升梦古力”)22.61%的股权转让给荣盛控股。

经双方协商,以荣盛梦谷里全部股东权益价值为基础,转让金额约为人民币10.17亿元,计45亿元。交易完成后,中信国安将不再持有荣盛盟古力的股权。

至此,中信国安正式退出动力电池业务。

2015年,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兴起,中信国安以1.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中信国安梦谷里电力科技有限公司(原名荣盛梦谷里)100%的股权,并将其并入动力电池。

当时,荣盛李梦确实给中信国安的业绩带来了新的增长点。2016年,荣盛联赛净利润分别为1.62亿元和1.54亿元,净利润占中信国安当年净利润的70%。

为此,中信国安也押注于动力电池。2017年,阴极材料制造商天津梦谷里出售其控股权,专注于动力电池,并为荣盛梦谷里建设动力电池项目增资8亿元。

然而,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。自2018年以来,中信国安的盈利能力急剧转向,因此它别无选择,只能转让控制权。2018年上半年,净利损失前接近38亿元,中信国安不得不出售荣盛梦古力35%的股权,并引入战略投资者荣盛控股。

荣盛梦古力成立于2002年,专注于软包装叠层动力电池,以锰酸锂和三元为技术路线,市场集中在商用车。2017年上半年,荣盛梦谷里的国内PHEV商用车动力电池市场份额超过50%。

自2018年以来,随着纯电动商用车的快速发展和动力电池市场竞争的加剧,商用车的电池配套已经向宁德时报等电池龙头企业靠拢。

2019年,其收入为8.49亿元,净利润为1.19亿元。到2020年,情况将再次恶化。第一季度,其收入仅为4700万元,但净利润为8700万元。

2020年,新能源补贴的加速下降将加剧动力电池行业的竞争,以疫情爆发为导火索,动力电池产业链中的企业将更快地换血。据相关数据显示,从1月到6月,共有331家企业涉及动力电池的暂停/取消。其中,6月份暂停/取消企业数量攀升至90家。

可以预见,随着市场竞争的进一步加剧,受市场环境的影响以及合作客户应收账款的拖累,中小动力电池企业的生存状态将更加艰难。